年初回台灣的時候,買了一本龍應台的書:親愛的安德烈
龍的書,我一直都在看,從野火開始,幾乎收集了她每一本書
雖然,對國家的認同,和龍並不相同
(甚至有一些朋友會跟我說,你怎麼會看她的書,她是個大統派,我兩句都看不下去)
只是想,每次看她的書,可以從另一些不同的角度看,想,問自己的想法
一再懷疑,思考,更新或確認
但不可否認,我最喜歡的還是她的兩本她政治(或是說批判)氣味比較輕淡的作品,"孩子你慢慢來"和"親愛的安德烈"

孩子一書,是在她兩個孩子,都還很小的時候,她記錄了一個母親陪著兩個小男孩探索這個世界的過程,我總是把它推薦給新成為母親的朋友;我還記得一個朋友,把書還給我的時候,跟我說:看完這本書,我想辭職回家帶小孩

安德烈的問世,是十幾年後的故事了
(這句子連自己都嚇了一跳,我看她的書看了十幾年??)
身為一個母親,驚見孩子的改變,想要認識這個長成了的,再不是安安的,安德烈
於是,她們開始了書信的往返,談國家意識,談不同世代的價值觀,談文化,談教養。。。。。
龍是在七0年代台灣漁村長大的外省第二代,安是在二十一世紀的德國長大的中德混血兒

我想寫一連幾篇,用一個比安德烈大十歲,在台灣台東長大的女生的角度,用他們的話題,記錄自己的想法。。。。。。。
但正經的工作還是要作的,實驗室有點忙,我的朋友們,等我一下。。。

安德烈.jpg

孩子.jpg

創作者介紹

JoyJoy

phlinjo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4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4)

發表留言
  •  水筆仔阿茵
  • 提醒妳一下,看龍應台的文章 須小心!
    他常在字裡行間用軟言軟言置入大中國主義的統派思想,讓人在不知不覺中被洗腦了而不自知。
    <div style="background-color: #CCFF99;padding:5px;border: 1px dashed #006633;font:10pt arial;color:#000000;">
    to 水筆仔阿茵
    1.水筆仔是我最喜歡的植物之一,我覺得它超可愛
    2.不用擔心,就像我說的,我看了她的書十幾年,也沒變一個大統派
    謝謝你啦 秉慧</div>
  • 射雕英雄傳看到第二片的羅小兔
  • 我是被你的龍應台全集嚇到過的人之一。

    不喜歡龍應台不全是因為她的大中國思想,儘管那跟我的信念完全牴觸。不過,成長背景的不同本就會造就信念的不同,我們不能要求所有人都服從於相同信念,如果是這樣,只有單一信仰的世界不只無趣,更是恐怖。並且,也因為她的背景和她的出身,我可以理解龍小姐何以會有那樣的信念。

    所以,我無法忍受龍小姐著作的地方並非她的大中國思想,而是她那溢於言表的「知識的傲慢」。這種傲慢充斥她的所有作品,甚至於其言行。有才情的文士有些傲慢原本也無所謂,畢竟有時候,文人的傲慢與風骨之間只是一線之隔。

    只是,她使我明確地感受到,隱藏在那傲慢背後的,是某種價值觀上的一元論,以及根深蒂固的階級意識。那種「菁英與愚民」,「擁有知識者與缺乏知識者」,「文化與沒有文化」,「統治者與被統治者」諸如此類的上下/貴賤區隔。那才是我最無法忍受的部份。

    尤其令人毛骨悚然的是,這種「我比你有知識,所以我比你更有資格決定什麼是真理,指導你該怎麼想,怎麼做」的傲慢,不正是當權者壓迫民眾,民眾盲從當權者的藉口與根源?

    龍小姐自詡是知識份子,社會的良知,她以為自己的作品是站在被壓迫者與弱勢者的角度,批判當權者,為社會公義發聲。但事實上,她自身言論的基礎卻正好是她所欲批判的對象。

    更不用說在現實生活中自命風骨,實無風骨的嘴砲部份。對我來說,文人的真正風骨必須敢以性命相證。無論置身何處,對公理與正義的堅持與標準也必須始終如一。所以龍小姐的風骨,從她在白色恐怖時期對當政者那避重就輕的批判,以及她在中國演講時對中國政治現狀的噤聲與順從,即可知一二。這樣的人竟然也敢侈言批判與良知,委實令人無言以對。

    至於她作品中那種泡泡糖式的哲學論述,真要分析就太吊書袋,不提了。只能說,如果光是堆砌資料和情緒渲染就能成一家之言,那全台灣包括我在內人人都是文化評論大師啦。

    贊成統不統一無所謂,可是若言行不一又自大,把吹出來的口香糖泡泡當作是真正的批判與良知,對此我很難接受。這也正是為什麼我罹患了龍應台過敏症。

    <div style="background-color: #CCFF99;padding:5px;border: 1px dashed #006633;font:10pt arial;color:#000000;">
    to 親愛的看到第二片的羅小兔
    1.靖哥哥第一名,比令狐大師兄更帥。
    2.感謝你用那麼多時間回我的文章,小妹銘感五內
    3.其實多多少少吧,都會這樣的,知識份子有知識份子的傲慢,我覺得自己也很難避免,但是,你的論述是不是成立為真正的批判與良知,那便見仁見智。有時候,鄉村的阿伯也笑都巿人是都巿聳,他們也不能理解為什麼都巿人要開幾公里的車,去一個大樓裡走跑步機。這便像你說的,背景,出身等等有好多好多的原因
    4.我對非政府官員或非政治人物的態度,大扺是比較寬容的,龍雖然當過馬神的文化局長,基本上我還是把他歸類為書寫者,(可能是因為她後頭有一個超魯的文化局長叫李永萍,比起來她就沒那麼糟),馬神的文化政策一向乏善可陳,(幾乎是沒有文化政策可言,也可以說有文化破壞政策,我就不一一贅述了),但在龍的任內,她作了一件我還滿欣賞的事,她邀請了一些很棒的作家作台北巿的駐巿作家。
    5.之所以,想用安德烈一書寫一點東西是因為,基本上,這本書是以一種對話,討論的形式寫成,且,他的批判性也沒有龍其他的書那麼的強烈,(我認為其實比較接近一個母親和孩子的聊天)其實,龍的很多觀念,也不為安德烈所了解(或者你可以說接受),在看這本書的時候(其實在看龍的大多數的書的時候),我看得都比其他的書籍來得慢,因為我總是會質疑,她的論述和批判,和我的想法有多大的差距
    6.關於你說的那種「菁英與愚民」,「擁有知識者與缺乏知識者」,「文化與沒有文化」,「統治者與被統治者」諸如此類的上下/貴賤區隔。我其實從來沒有感覺到過,也許是我神經大條,也或許,我從來不把自己放在一個矮一階的位置去閱讀她的文章,常常我覺得她某一些想法,也許搞錯了,也許她說的不對,心裡還會有os"嘿,不是這樣哦,你搞錯了",因此,只能說,這本書是一個引子吧,我想利用這個心情,(加上最近發生的事,你知道)整理一下自己的想法,然後記錄下來,如此而己,希望你對龍過敏,不會也對我過敏,哈哈。</div>
  • EMISS
  • 完全贊同羅小兔對龍小姐的看法,
    一個在台灣社會缺席了至少20年的中國人(她待在德國),對台灣的成長沒有任何貢獻,
    卻反過來批評台灣的種種不是,
    還自認為是『高人一等』的知識份子,是先知,是社會的菁英,對於這樣的人,真的不敢苟同
  • liuawen
  • 您是否屬於那84.7%不滿意目前生活的人呢?

    嗨!您好!我過去在一家小型會計公司擔任業務助理的工作
    工作環境充滿勾心鬥角的情況,最令人洩氣的是
    工作兩年半後,我的薪水仍然沒有突破三萬,
    我開始意識到只有當老闆可以賺錢,
    而員工永遠只能領死薪水。
    我開始尋找其他機會,很幸運地,五年前我遇到一個機會,
    透過一個標準化流程的訓練,
    我現在每年跟著這家公司出國旅遊與訓練,
    現在每年都幫助許多人真正地達成他們個人的夢想。

    我目前渴望利用這個機會幫助在工作與生活間掙扎的人,
    任何人都可以透過網站 <a href='http://money.53rich.com' rel='nofollow'>http://money.53rich.com</a>
    來索取免費的電子書,這可以幫助您了解目前您可能面臨的艱難處境,
    同時知道目前已知的最佳解決方式。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
【 X 關閉 】

【痞客邦】大學生網路社群使用習慣調查

親愛的讀者,痞客邦希望能了解大學生的網路社群使用習慣,
填問卷即可抽獨家好禮喔!
(注意: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)